循序渐进拯救WTO

2020-04-13 02:30:49

次阅读

来源: 《半月谈内部版》

作为多边自由贸易体制的唯一全球体系,世界贸易组织(WTO)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其权威性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为使WTO摆脱生存危机,重振旗鼓,全球主要经济体纷纷表达自己的改革主张,出台了不少改革方案。

循序渐进拯救WTO

文/倪月菊

作为多边自由贸易体制的唯一全球体系,世界贸易组织(WTO)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其权威性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为使WTO摆脱生存危机,重振旗鼓,全球主要经济体纷纷表达自己的改革主张,出台了不少改革方案。

从目前情况看,在许多核心问题上各方的分歧依然不小,特别是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

一、主要经济体的WTO改革主张

为挽救WTO于水火,主要经济体纷纷提出自己的改革政策主张。

美国、欧盟和日本率先提出了诸多改革主张。美国主张WTO改革必须应对“非市场经济”,必须解决“发展中国家”的认定问题和透明度问题。欧盟提出的WTO现代化方案,建议并鼓励成员逐步退出WTO框架下的“特殊和差别待遇”,并就规则制定、常规工作和透明度、争端解决机制等对WTO现代化问题提出了改革建议。美日欧举行了多次贸易部长会议,并6次发表关于WTO改革的共同声明。

此外,德国著名智库贝塔斯曼基金会也联合了多国政府机构、智库专家和国际组织,共同出版了《重振WTO多边贸易体制》报告,陈述了WTO的现存问题并提出改革方案。加拿大邀请了12个国家和地区的高级贸易代表共话WTO改革并发布了联合公报。

以金砖国家为首的发展中国家的改革诉求则代表了发展中成员的主要关切。自2018年起,中国便持续关注WTO改革问题,并于当年11月22日与欧盟等成员向WTO提交了关于争端解决上诉程序改革的两份联合提案。2019年5月13日,中国向WTO正式提交了《中国关于世界贸易组织改革的建议文件》,提出了中国推进WTO改革的原则、立场、政策建议和主张。印度提出的改革提案,旨在改革争端解决机制、完善规则制定和提高透明度,并与欧盟以及其他成员发表了一个有关争端解决机制的提案。

新任巴西总统雅伊尔·博尔索纳罗上台后,为换取美国对巴西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支持,主动放弃其在WTO中属于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待遇”,并认为WTO机制有必要定义和区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明确标准。

二、改革主张的主要分歧点

从政策主张看,欧盟、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政策诉求有极大重合,更加关注补贴等扭曲市场行为、发展中国家地位的认定及国有企业的“不公平”竞争等,且有极强的针对性。发展中国家则更关注特殊与差别待遇、争端解决机制改革和透明度等。但在WTO改革的优先顺序问题上,除美国外的多数成员,无论是发达成员还是发展中成员,均主张以尽快恢复争端解决机制机能为要务。

是否优先恢复争端解决机制机能成为美国与多数成员的主要分歧所在。上诉机构是WTO体系中负责裁决贸易争端的“最高法院”。为了维持WTO的正常运转,多数成员均主张尽快打破上诉机构成员遴选僵局。在最近一次WTO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有116个成员方要求尽快开启争端解决机制下上诉机构的法官纳新和甄选程序,但美国再次拒绝了这一建议,坚持WTO应先改革后甄选的程序。

特殊与差别待遇改革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主要分歧点。“特殊与差别待遇”原则是世界贸易组织的重要基石,是发展中国家参与经济全球化、实现自身发展的重要制度保障。然而,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发达国家成员认为这是造成“不公平”的根源,要求在改革中取消中国等一大批发展中成员享受特殊与差别待遇的权利。中国、印度、南非和委内瑞拉等国则认为这是WTO的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坚决不能舍弃。

如何界定发展中国家地位问题也是成员方争论的焦点。尽管在美国的压力下,新加坡和巴西近来宣布在未来的WTO谈判中不再寻求特殊和差别待遇,却并未提及其会放弃发展中国家地位。以中国和印度为首的10个发展中国家向WTO提交了一份文件,列出了一系列要素来证明自身发展的脆弱性,坚持在WTO中的发展中国家身份。

从政策主张看,欧盟、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政策诉求有极大重合,更加关注补贴等扭曲市场行为、发展中国家地位的认定及国有企业的“不公平”竞争等,且有极强的针对性。发展中国家则更关注特殊与差别待遇、争端解决机制改革和透明度等。但在WTO改革的优先顺序问题上,除美国外的多数成员,无论是发达成员还是发展中成员,均主张以尽快恢复争端解决机制机能为要务。

是否优先恢复争端解决机制机能成为美国与多数成员的主要分歧所在。上诉机构是WTO体系中负责裁决贸易争端的“最高法院”。为了维持WTO的正常运转,多数成员均主张尽快打破上诉机构成员遴选僵局。在最近一次WTO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有116个成员方要求尽快开启争端解决机制下上诉机构的法官纳新和甄选程序,但美国再次拒绝了这一建议,坚持WTO应先改革后甄选的程序。

特殊与差别待遇改革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主要分歧点。“特殊与差别待遇”原则是世界贸易组织的重要基石,是发展中国家参与经济全球化、实现自身发展的重要制度保障。然而,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发达国家成员认为这是造成“不公平”的根源,要求在改革中取消中国等一大批发展中成员享受特殊与差别待遇的权利。中国、印度、南非和委内瑞拉等国则认为这是WTO的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坚决不能舍弃。

如何界定发展中国家地位问题也是成员方争论的焦点。尽管在美国的压力下,新加坡和巴西近来宣布在未来的WTO谈判中不再寻求特殊和差别待遇,却并未提及其会放弃发展中国家地位。以中国和印度为首的10个发展中国家向WTO提交了一份文件,列出了一系列要素来证明自身发展的脆弱性,坚持在WTO中的发展中国家身份。

三、WTO改革的前景

要使改革如愿推进,关键是要找出“破局”的“钥匙”。目前看,WTO面临的最大危机就是生存危机。尽快恢复WTO的争端解决机制机能,是WTO改革的重中之重,是多数成员的共识,是WTO进行循序渐进改革的前提。在2019年11月5日召开的WTO小型部长会议上,来自欧盟、俄罗斯、印度、中国等33个成员部长或部长代表就WTO改革进一步凝聚了共识,主张在维护世贸组织核心价值基础上,尽快打破上诉机构成员遴选僵局,恢复WTO机能。

但能否尽快打破上诉机构法官甄选的僵局,美国是关键。如果真如一家西方媒体所说,阻止大法官甄选只是特朗普政府冻结WTO战略的一部分的话,美国特朗普政府就很难改变其顽固的立场,上诉机构和争端解决机制极有可能在一个月内失效,这将使人们对多边贸易体制的信心严重受挫,甚至使WTO面临被“架空”的风险。当然,也不排除其可能产生倒逼作用,迫使WTO成员尽快坐在一起,找出一条照顾各方关切、循序渐进的WTO改革之路。

文章已发表于《半月谈内部版》2019年第12期。

本文作者:倪月菊,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在线咨询
客服电话

021-5830 0007

回到顶部
在线客服